<form id="j4iii56"></form>

<address id="j4iii56"><listing id="j4iii56"><meter id="j4iii56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j4iii56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j4iii56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 | En

              【聚焦LME WEEK】全球经济展望——花旗銀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atherine Mann

              發稿時間:2019-10-31

              20191028日,一年一度的LME WEEK在英國倫敦正式召開。上海金屬網對本次LME WEEK進行全程報道,本文將爲您帶來LME金屬研討會上的花旗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Catherine Mann關于“全球經濟展望”的演講: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我想談三個問題,全球增長前景,很多人討論的經濟衰退,經濟衰退觀察指標,我還想談一下長期戰略挑戰,部分挑戰尚未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世界變得越來越焦慮,我認爲和主旨演講人說的那樣,大家傾向于更小、更快的市場,更重視自己的公司、自己的産品,反而不是增長前景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、全球增長前景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我們發現,在2014年至2024年十年的時間裏,增長預期保持在長期均值水平,沒有任何令人意外的地方。但是如果我們看到市場組成時,我們發現發達國家在預測周期內沒有達到長期均值,所以這意味著無論需求性質如何,這些市場不會是你的預期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而新興市場雖然目前顯著放緩,但未來會實現較大幅度的反彈。但也不會實現長期均值,主要是因爲中國,中國的增速沒有以往那麽快,而且市場份額也更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新興市場已經成爲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,所以我們需要仔細研究GDP來了解這些市場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雖然發達市場經濟增速放緩,但GDP構成中的不同因素表現不同。發達經濟體GDP的支撐因素包括勞動力市場、消費和服務。服務可分爲醫療、娛樂,也可以分爲商業服務、軟件服務、信息服務。要解決勞動力缺口,就要解決其他勞動力無法補充、替代的商業服務、科技服務的勞動力。正如主旨演講人所說,要解決的是勞動力的缺口以及勞動力構成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進一步說,GDP的不同與消費構成因素的不同,以及與制造的不同,就是我們要看的PMIPMI低于50表明制造業衰退,但是我們發現PMI在上揚,而且新興市場的PMI上揚更快,幅度更大。這對于重新估值新興市場的GDP提供了部分支撐。另外,服務業PMI顯示擴張,雖然有起有伏,但始終處于擴張區域。出口型制造型國家與內向型消費型國家之間存在對立,這種對立如何演化很重要,因爲GDP水平對于全球增長前景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談到貿易,我認爲貿易兩大值得關注的因素:一個是短期因素,高頻交易已經崩潰,貿易增長萎縮,低于0,爲負值。其他的短期問題還包括中美貿易糾紛、美歐貿易糾紛、美日貿易糾紛,基本上就是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糾紛;二是長期因素,長期看來,貿易與GDP高度相關,呈21的比例,如果全球GDP增長3%,贸易增長6%。全球金融危机后,贸易增長一泻千里,贸易已不再是全球经济活动的驱动力,这对新兴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因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失去了增長路径,因为基本上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习惯于对外出口的增長方式。中美双方的关税摩擦已不是一场双边的贸易纠纷,而是全球贸易纠纷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說到通脹,全球通脹率減緩並不意外,或者也有一些意外。我們來看預測,以及影響油價的組成因素、標杆價。例如未來一年油價處于高點,那麽全球通脹將上升50%,如果供應問題導致油價下跌,那麽通脹率將下浮50%,所以,更引起人注意的是油價變化的概率。 

              那麽,影響2020年经济增長的风险因素中,哪个最重要呢?60%觀衆選擇了貿易紛爭和關稅壓力,其次是成本壓力/價格上漲(15%)、國外需求短缺(14%)、國內需求短缺(8%),最後是石油市場不穩定(4%)。我同意你們的選擇。但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值得討論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二、經濟衰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我们来谈谈經濟衰退,这是很多人都在议论的话题。未来经济前景到底怎么样?虽然我认为不应该这样问,但确实金融市场上有许多和經濟衰退相关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来看經濟衰退的观察指标,债市显然认为明年经济将陷入衰退,该预测计入了未来12個月美聯儲將降息的可能性,基本假設下是75%,下一個是25%,然後是50%。總的來說,債市認爲經濟會衰退,美聯儲就要有所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但部分花旗的經濟學家對此並不確定,比較謹慎。融合了不同資産類別的模型所形成的金融形勢指數顯示,經濟狀況已經處于一個調整狀態,貨幣環境比較寬松了,美聯儲做了努力,歐洲央行也做出了努力。金融狀況沒有受到資本支出的限制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錢到哪裏去了?資本沒有流向投資需求,而是流向了資産。不同的資産類別都顯示出,價差在收窄,估值過高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那麽資本具體流向哪些地方?我們發現,資本流向BBB級資産、高收益資産、股票市場和新興市場。美聯儲以及歐洲央行降息,但資本沒有用于投資,而是流向資産市場,而是導致資産危機。所以,央行不是爲了增加企業的資本開支,他們本應該這麽做去解決通脹、就業率等問題,那麽他們在做什麽,他們在拯救誰?他們是在拯救信貸人嗎?不是,信貸在下降。他們是在拯救高負債人嗎?他們是在拯救回購市場嗎?他們確實做到了。他們在拯救低利率債券市場嗎?市場認爲美聯儲確定是爲了他們降息的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如果市場對美聯儲降息的預期未能實現,那麽,哪種資産類別將面臨最大的風險?LME會場的現場調查顯示,新興市場資産將面臨最大的風險,占比34%;其次是股票市場和高收益資産,分別占比27%18%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大家的意見差異很大,因爲我認爲美聯儲10月份以后不会降息。新兴市场虽然增長放缓,但过去十年金融管理政策更加严格,因此不会成为最有风险的资产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三、長期戰略挑戰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我说过全球化的进程已经停滞,无论是从短期增長的收缩,还是从长期结构的变化来看。这对全球性的生产商意味着什么?这意味着,对于那些还没有完全融入全球经济当中来的国家,比如一些非洲国家,它们的经济增長将面临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全球经济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不同年龄段的增長负担不同。在过去的10年里,一直很大的增長问题。那么是谁承担了增長问题呢?在发达国家,如果你出生在4050年代,那么在你退休前,你的收入会随着经济增長而增長。60年代出生,千禧年出生的人就不同了,对于后面的年轻一代而言,他们一出生,收入增長率已然触顶,除非政策制定者能做出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最後,投資者們忽略了哪些戰略挑戰呢?調查顯示,人們認爲千禧年以及95年後出生的一代人的賺錢能力、全球化停滯、氣候問題以及嬰兒潮一代面臨的財政壓力是被投資者忽略掉的挑戰。